專訪方宥心(上)/蘇足的無奈與瀟灑 遇到了就沒有辦法

豬肉攤裡的少婦穿著入時、頭髮梳得有型,手裡拿著殺豬刀,每一刀都準確地切在豬的骨肉之間,看見客人來了,她熱情吆喝,有時相談甚歡,還不忘多送兩塊豬骨,給客人拿回家熬湯,她是蘇足,市場裡的左鄰右舍叫她「豬肉嫂」。這是方宥心剛入圍金鐘獎的劇集《蘇足》,劇裡改編的是慈濟志工「蘇足」師姐的真實人生。

蘇足從小跟著養父母在賭場、礦坑裡討生活,隨著養父母離世,她到了酒家上班,她不陪酒、不賣身,就幫忙處理些行政工作。也在酒家遇上了她後來的老公,兩個人互許終生之後,才是困難的開始;老公欠債、外遇,敗光家產,甚至鬧得入監服刑,蘇足靠著這個小小豬肉攤,還清所有的債務,還帶大了三個兒女,最後篤信佛法成為慈濟志工。

方宥心看完劇本的第一個想法,「難以想像這是真實的人生,看起來很不真實。」

方宥心飾演年輕版蘇足。(圖/劇照)
方宥心飾演年輕版蘇足。(圖/劇照)

劇中,方宥心飾演年輕版蘇足,處事手腕高、自信高、氣焰也要高,要演活一個這樣的角色不容易,方宥心實際接觸蘇足本人。成為慈濟師姐的蘇足,待人接物模樣和藹,講起劇本裡的往事,口吻輕鬆用詞幽默,彷彿這裡講的不是她自己的人生,該怎麼從現在的蘇足推敲回以前的蘇足?「你丟石頭在水裡,激起浪花越大,回歸到平靜時間越久。」因為看見了蘇足平靜,方宥心從「現在」去想像蘇足「過去」面臨過的痛苦。

方宥心仔細觀察蘇足的肢體語言、她的用詞遣字,想像她的經歷,講起老公到處欠債又外遇,多少人問過她為什麼不跟老公離婚?她只瀟灑地說了一句:「我遇到他就沒有辦法。」就像是經典台語歌〈愛不對人〉那樣無奈、那樣瀟灑。

在演出過程中,方宥心說最難接受的劇情是,蘇足當時與老公閃婚,正處熱戀期,兩人理應愛得濃情密意,但老公卻出軌找小三,簡直荒妙至極。但無論何其荒妙,當自己身陷愛情中,又豈能如此理性看待,如同蘇足本人很誠實地講出的那句話,「因為我遇到他就沒有辦法」。

方宥心說最難接受的劇情是蘇足老公婚後馬上外遇。(圖/記者葉政勳攝)
方宥心說最難接受的劇情是蘇足老公婚後馬上外遇。(圖/記者葉政勳攝)

生在那個「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」的時代,蘇足對老公的忍耐,就方宥心看來,蘇足絕不是因為當代價值觀影響,「她從小所處的環境,基本上就不在社會價值觀裡面,她只對自己負責,不管外面的人講什麼。」方宥心認為蘇足遇到老公就「沒有辦法」的無奈,出自於「愛」,而非社會束縛。

蘇足幽默地自詡,說道「我是自殺專家、抓猴專家、賺錢專家,但也是一位因禍得福的女人。」演出這樣的角色,方宥心像是陪著蘇足一起度過了人生最輝煌,也最痛苦的階段,作為一個演員她笑說,「每當演出完一個角色、一個人生,就又被教導了一次。」《蘇足》這部戲教會她的是,「除非自己放棄自己,不然沒有人可以打敗你。」【記者潘才鉉/專訪】

方宥心每演出完一個角色就像是上了一課。(圖/記者葉政勳攝)
方宥心每演出完一個角色就像是上了一課。(圖/記者葉政勳攝)

 

【想看更多▼】
專訪方宥心(下)/放下每個角色 演員的靈魂需要抽離